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雪女

如雪女子——一朵盛開在冬天的花,不畏嚴寒,純潔自由的滿天飛舞著。
  紅塵,終是我無法貪戀的舊夢。傾全部真心,換半生沉醉。
  原來前世的你我,不動情,不生倦,不相戀,亦不相欠;顧然今生的你我,遲遲卻未謀面,含著淚細數著,淒黑孤寂長夜,獨自念你模樣,心不停的思念,顫抖的手敲著。
  人生百年,不過三萬六千五百天,漫長又短暫,幸福又痛苦著,哪里都是春花秋月,到處都是天涯海角,所有的遇見都是路過,所有的永恆都是轉瞬,緣起緣滅,而你在哪里---珍珠男子。
  明月照在柳梢頭,照不照得見--百花深處瘦損的相思意;偷問百花深處,瘦損的相思意,等不等的來;春風再綠江南,蘭舟獨蕩的清溪,你到底在不在?能不能將哪?紫嫣紅換作後半生的陶醉?把思量寫在這裏,夢中的佳人--珍珠男子,你會不會也一樣,含著淚,細數著破碎的長夜。
  走在你的路上,追索無蹤;睡在你的夢裏,探觸無形。路,還是那麼長;你,還是那麼遠。
  與這長夜對飲一杯空寂,我舉杯的手,還是無法與你輕碰一聲“相遇”。多情應笑我,一寸相思千萬緒,難道人間沒個姻緣安排處?
  如果你沒有看過我的滿天飛雪,那就記得等待我的痛身融化,那是有著與飛雪同等動人的繽紛。如果,你也沒有等到我的痛身融化,那就在行走的路上微微停留,當你耳邊只有微風時,你輕聞那風,便可欣賞到我痛身融化的芬芳。
  不會有誰像我這般,傾盡此生,始終為你。
  如果你看過我的飛雪,也看過我的融化,最後,還能回味到我的餘溫,那麼,你與我肯定今生有緣。
  在最美的時候相遇,在最美的時候別離,請記住我的一切,一直一直記著,這可是我一生,落入你的心裏,紅塵中,會不會有這麼一次際遇?讓我,為你而生?
  我喜歡明亮純潔的情感,喜歡,相愛的人可以兩情相悅,不離不棄。就像太陽普照大地,晨露撫摸百花,百年不變,激情的一直那麼激情,柔和的一直那麼柔和。如果可以,你若是水,我便是魚,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滴水穿石,沒人看到一塊岩石的消瘦,就像沒人會知道在水中流淚的魚。
  我在雨中撐起的傘,我撐起並不是為了摭風避雨,而為了擋住哪些滿天飛,密密麻麻的憂傷;像是在霧裏,時隱時現,看不見人,看不見路,無可前進,也無可後退,這時的我是那麼的恐懼,就像跌落時常重複的夢裏,又是一場無盡的墜落。你,你在哪里裏--珍珠男子。
  杯中的酒,心上秋;眼中的淚,夢裏人,今生誰把良辰負?始終相信有一種感情存在,始終相信有一段姻緣存在。儘管耳邊時時有一種聲音:世間種種,終必成空。我若不是如雪女子,你便不是珍珠男子。人生總是一場飛雪的際遇,倘若有人懂得,一季芳華;倘若無人懂得,一地滂沱。
  層雲之上,萬丈霞光,那一刻,整個天空都知道,那是我給你的祝福。然後,在人間,做一個安靜的如雪女子。紅塵一醉,夢系天涯。
  回頭瞻望,時光流逝,就讓我們彼此在各自的生活裏,先安之若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