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紅塵最美,美到落淚

煙花易冷,是不是,只有痛過才會深刻?人世易分,是不是,那些逝去會更加美麗?譬如塵封了千年的往事,譬如驚豔了千年的你們。

曾經滄海,是不是,總是傷心人比較癡迷?再見無期,是不是,總是少年時柔軟得容易落淚?譬如琵琶弦上冷落的胭脂,譬如望穿紅塵的我。

於是,尋蝶陌上,回望一段時光,靜候花開,以及緬懷洗滌塵心舊跡的歲月和追尋綻放過又凋零的愛情。

——題記

再是絢爛至極的愛情,終會凋零,無關悲喜,只是宿命。

(一)胡笳淚,離人歌

才華空把青春誤,薄命難賡白首吟。有一陌上老了容顏的女子,顰眉緊鎖,淺唱低吟如是。

世有女子萬千,流離人幾許?世有芳華萬千,落寞人幾許?你似是一葉浮萍,浪跡於茫茫大海,只是被命運捉弄,飄零了大半生。你本是出生在詩禮簪纓世家的柔弱女子,卻生不逢時,活在亂世。

父親蔡邕是當時大名鼎鼎的文學家和書法家,還精於天文數理,妙解音律,是曹操的摯友和老師。生在這樣的家庭,你自小耳濡目染,既博學能文,又善詩賦,兼長辯才與音律。

東漢末年,戰亂連年,到了蔡邕被捕,蔡家家道中落以後。你那年正好年歲,逢此變故,便是命。此時,你也是心思單純的女子,對人事認知尚且淺薄。

等到父親一死,你變成了飄零孤女,手無縛雞之力,任人欺淩。因為貌美,總是難能淹泯於眾人。於是,有匈奴兵見你容貌姣好,便將你擄去,獻給了匈奴左賢王,不想這一去,竟然是十二年。

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漢祚衰。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我想,一個柔弱的女子,在疾風揚沙的荒蕪之地,該是含著何種的心酸,寫下這斷腸的詩句。

幽幽時光,幾近被摧殘,再回首,青春已不再,業已半老。是這樣的時光與人兩相誤,令人無法不傷心。但你還是會在荒蕪的夜裏懷念起那人,雖不過一年光景,也是你卑微的愛裏剩下的唯一一點溫存。那人便是曹操,你生命裏至關重要的男子。

而她你不曾料到的是,世道不濟,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轉眼世事皆以無常。

雖然不知你與曹操之間是否有愛,但即便是沒有任何的結果,卻還是有愛的。只是那愛,比常人隱晦,比常人艱難。再見到曹操時,已不同往日,兩人身份懸殊。縱他對你百般憐愛,你亦始終規矩言行,進退得體。只因,你們已非是當年可促膝傾談的知心人。

可惜你此時再無依靠,曹操不能娶你,你也不能嫁他。於是,你嫁與了董祀,這個繼衛仲道,左賢王之後的第三個男人。後來,董祀犯罪,難逃一死。因為你,曹操憐惜你,便逃過一死。

到最後,他雖不成你的枕邊人,卻也是知心在伴,可以暗中守護你的好。到了最後,董祀歷經死劫,看穿世事,便攜你溯洛水而上,隱居而去。

雖感傷你的顛肺流離,卻也是最好的結果。

誰驚豔入世,卻又一生流離?

誰詩魂墨骨,卻又風姿絕世?

蔡文姬,是你,這個憔悴了琴弦與詩香的女子。

(二)幽蘭露,如啼眼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佩。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似是天上人,落入凡塵裏。美如凝脂,你在文人墨客的詩卷裏輾轉而生,折了妖嬈。

你於後世人只是一個傳說,驚豔了時光,豔羨了一時。可一轉身之後,只餘下一片沉寂與韶華,只能供世人仰望,留念,最後執迷不願自省。

南朝齊國,杭州西湖西泠橋畔,有女名喚。你本是錢塘一尋常女子,唯一不尋常處,便是那姣好的容顏。因你豔煞眾人的美貌,為世人所知。

女子有一副花月含羞的好相貌,總不是壞事,可悲劇就在於往往就在於此。因自知或不知的美,便會生出一些不合世俗的執念,且不願輕易苟同與淩冽的現實。因此,得或不得,愛或不愛,都要受苦。

那時,你的美貌已然被鄰里街坊傳開,人人皆知西子湖畔有如此這般天下無雙的美人。也時常會有王公貴族的公子前來提親,你卻早知那些侯門公子、那些紈?子弟們生性薄涼。

只因你有一雙慧眼,是真心真意,又或是一時情趣,都已自知。你自嘲,自己的容貌不知是福是禍。

可你到底也是了然於心,隨即隨性生活。請人為自己打造了一輛油壁香車,日日登車流連於西湖山水間。這樣一來,你的豔名便更快的傳遍錢塘,遠近都知有這樣一個驚為天人的美人藏匿在西子湖邊流連、踏足。而遠近男子,自此都慕名尋訪。

好景終究不長,家可道中落之後,你卻只落得個妓的名聲。只因有人來訪,你便彈之以琴,別人給你錢財,你就受了。長之以往,你的名聲,終究還是在浮華下壞了。

世人皆當你是妓,但,那有女子願意淪落風塵?終歸是有這樣或那樣的羈絆。又或是有那樣的不舍、不願、不甘。到頭來,你輾轉低吟,卻只有靠你的幾分顏色來挨度生涯。

隨著逢場作戲久了,你真的覺得累了。那時你的心裏開始渴望有人能將你珍藏,能將你深愛。那一日,你遇到了阮鬱,這樣與眾不同的男子,眉目間英氣逼人,姿態凜然。那一刻,你知道,你已愛上了他。

可你不知,阮鬱是當朝宰相阮道之子,只是在你深陷的時候,這份緣分早已在千裏煙潑的渡口,絕塵而去。只因他是相國公子,而你是西泠歌妓。即使彼此心無牽掛,想要舉案齊眉亦是艱難的。

最後,羈絆已斷。你的等待,薄似煙雲,短似朝露。最後只得朝朝暮暮相念,夜枕月光,最後憔悴不堪。

直到你遇到了一個貧寒書生,鮑仁。於是,你便想,既然王族公子不能予己長久之幸,那麼布衣小生是該可以與之長久相依的了。

可是,這次,命運終將你捉弄。這次,你卻沒了福分來享。因為等到鮑仁金榜提名時,你已芳魂歸去,唯留下鮑仁撕心裂肺的哀嚎。

等到五年之後,司馬樨夢遇了你,最後也隨你的魂魄歸去,並陪伴你長眠與西泠橋畔。久於寂寞卻屢遭不幸的你,這才有了歸宿。

從此以後,所有的愛恨都埋葬於此,系在西子湖畔,禁錮千年不老、不朽。縱使日後西湖再有煙雨,千年百年如斯。只當是傷人心眷顧。如今,卻不知,那年那月,你遺落的花傘,又被誰人拾起,珍藏。

前塵消散,終究只是無奈。可憐一代美人,生如花好,命如紙薄。流光謝盡後,奴顏媚骨終被埋葬。

直到後世,眾人皆知。世有女子,驚才豔羨。

知道死後,方有歸宿。西泠橋畔,蘇家小小。

(三)美人事,傷心人

六月初,清風柔軟,雨聲細碎,宛如悠遠歲月中古琴的清音。暮色將天空浸染成絕妙的水墨丹青,用色非濃亦非淡,一抹蒼茫,邈遠無際,漸漸加重,漸漸湮開。晨雨依舊,模糊了匆匆的時光,只是轉瞬,卻已相隔千年。

千年以前,是否也曾有同樣的心情,在同樣的場景,悵然對影的女子倚窗獨坐,思念,歎息,心兒泛起了一片漣漪,隱隱作痛。

回望前塵,史上那些最好的女子,那些最美的情事,都在水墨丹青中雲開。都是人間未了情,都是含恨一生,都是刻骨銘心的遭遇。

集驚才豔豔與美貌無雙於一身的女子,本是上天掉落人間的仙子,卻在人世的坎坷中寸步難行,嬌美的容顏被歲月催老亦或是芳魂早去。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裏層雲,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總是愛煞了這樣的令人肝腸寸斷的詩詞,和著史上那些落寞的終老一生的癡情女子,催人淚下。

總是在想,如果沒有女人,世界會怎樣?如果沒有女人,歷史又會變成何樣?正是因為這些如水般純淨,如花般嬌豔的女子所編織出的愛恨情仇,才造就了歷史上絕世的美詩、美詞。那些在詩詞句中款款而行的愛情和女子,便是穿越這紅塵歷史風煙而彌留至今的香氣。

可是,再繁華熱鬧的宴會終會曲終人散,歸於寧靜,再榮華富貴的生活也逃不過命運的捉弄,人生的悲劇莫過如此。那些浮世日光裏不曾表露的憂傷和感慨,在朦朦朧朧的煙雨中下再也無需掩藏。

我深知,美好的東西終究是留不住的,譬如甘之如飴的愛情,譬如風華萬千的女子。就像人間四月天也終會隨芳菲隕落到盡頭。離開的人兒也是如此,等待的人兒也是如此,再難相見。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旦離去,幾曾又看到了彼此,愛情如一朵枝頭的芙蓉花在風中掙扎,之後再是無奈的墜落,捲入滾滾紅塵中。

那些繾綣了一時,乃至一世的故事,那些綻放了又凋謝了的愛情,在誰的手心,滑過流淌了千年的胭脂淚?風月無痕中,用一曲沉寂了千年的琵琶曲,來祭奠那些如此美麗,如此絕豔的女子。

是的,世上的男子都愛貌美的女子,我亦如此,但不僅僅是愛你們的驚豔絕倫的美麗,更愛與憐惜你們那不幸又幸運的遭遇,慶倖在歷史的風煙中,我遇到了你們。

只因,你們早已是紅塵最美,美到落淚。在萬丈紅塵中,途經你們那斷腸的愛情,我的心,不禁隱隱的刺痛。你們的美,此生,註定我無法企及。我只能在隻字片語間幻想你們的綺麗與旖旎,並將你們的美刻入我心。

胭脂淚,纏綿而絕美。襲一身如雪淺薄的白衣,執一支瘦了風月的素筆,走馬紅塵,渴望遇到如你們一般的女子,那將是我一生的摯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