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天亮了

草原上的清晨來得早。
  夏季的三點多鐘,夜幕還深深地籠罩著草原,卻零零星星幾聲鳥叫了。
  鳥兒已經感覺到了黎明的資訊,勇敢地撲撲楞楞地試圖飛起來。
  黑沉沉的夜幕覆蓋著大地,透不出一絲光亮。只有天上的星星眨著眼睛,或明或暗地注視著草地上的動靜。
  不知什麼時候,白日裏彌散在空中的水汽,聚成了散散點點的水珠。在草的枝葉上輕輕摸一把,便感到有許多濕潤。一絲絲涼意襲來,感到身上的筋骨都繃緊了似的。
  天要亮的時侯,往往卻是夜到深處。天更黑,夜更靜。沒有經歷的人還以為夜正長,綿綿無期,困乏於長夜難明。常年下夜的牧人卻可以從熟知的夜色和草地的響動,眨眨眼,就能分辯出時辰。
  夜最深的時侯,也正是黎明快要到來的時侯。
  人們把夜晚的黑暗一叫作夜幕降臨。黑夜確實很象一道幕。在黎明從黑夜掙脫而出之時,一道夜幕便被一下子打開了。
  黎明前的黑暗,夜作著最後的表演。夜更深,夜更重,似乎夜是永遠地主宰著乾坤。夜似乎有著無比強大的勢力,牢牢地緊緊地嚴嚴地控制著地和天!
  自從夜幕降臨,夜控制了草原的每個腳落的任年個何生機。
  蝴蝶不飛了,鳥兒不叫了,蟲兒不動了,牛。羊都趴臥著,倒嚼著,打著嗑睡。花兒草兒都籠罩在黑暗裏,黑壓壓的一片。整個草原像是被黑夜浮獲了,千姿百態的世界都改換成了夜的顏色。
  沉寂的夜,毫無生氣的夜,扼殺了草原的生機與活力!
  夜幕下,唯有馬群在毫無倦意地遛噠著。散散亂亂地分佈在遠離蒙古包的偏遠草地上。馬蹄聲很小,靜靜的,打響鼻也是那麼輕。只有側耳細聽,才聽到馬啃草嚼草的聲音。
  馬是草原之夜的精靈,象草原之魂一樣蘊藏了草原的活力!還有那牧羊犬,兒也會發出幾聲吼叫,表達著正義的情懷。
  那眼裏閃著綠色螢光的野狼也在詭秘地行動著,像是草原上的幽靈。夜色隱藏著險和殺機。
  夜深了,黑暗也到了盡頭。
  晨曦在聚集著力量,黎明在催生著草原的生機。
  一個個的亮點連接成一線,一條條光線編織著黎明。
  驅諑黑暗的力量在迅猛衍生,聚集,蘊育已久的力量瞬息間爆發,勢不可檔地摧毀一切黑暗,喚醒了朗朗乾坤個!
  早起的鳥兒開始了一聲兩聲的鳴叫。勇地飛翔,振翅劃破了黎明的夜空。
  接著,鳥叫聲不時響起,振翅高飛的鳥兒興致高昂地迎接著黎明。
  是鳥兒把黑暗了一整夜的草原叫醒啦!
  花兒草兒重新展現了自己千姿百態的風采。
  不到四點鐘,草原便擺脫了黑暗,喚醒了無限生機!
  黎明托起了一輪金燦燦的太陽,萬丈霞光把黑暗一掃而空。
  羊群牛群從睡臥中醒來,站起來,相依相隨走向草地。
  放牧人點火燒茶,草地上升起縷縷炊煙。
  黑夜過去了。天亮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