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花美眷,終抵不過似水流年

風,輕輕地散去,拖著季節裏的過往,收起一地枯萎的凝重。時光荏苒,歲月的腳步伴著幾許醉人的清風悄悄地走過年末,繽紛的回憶如同夏日的花紅,被時光緊緊地遺落在青春的道路上。思念、化作緩緩而流的音符,奏起曾經年少的故事。

這是個寒冷的季節,遐想的思緒漫步在紛飛的雪花中。不敢伸手去觸碰那冰冷而又不堪一擊的雪花,生怕打亂這紛飛的場景,淩亂了飛揚的思緒。只是獨立寒窗,癡癡地看著眼前的美景,心裏產生朦朧的悸動。甘願在這份紛飛的遐想中,任淚花於紅塵裏飛舞。

飛雪輕逝,夜涼如水。記憶如潮水般漸漸襲來。靜謐的街道,不復往日的聲色光雜,痛苦的回憶,已慢慢地扣人心房。

多少過去,如夜般深邃。紅塵裏的歡笑,皆化作如風的筆墨,書寫了曾經的年少輕狂。

逝去的容顏,在腦海中呈現出迷茫的影子,夜下的小橋,已不復當年模樣。清冷的夜,總是不能催人成眠。似乎失眠已經成了習慣,孤獨的時候,才會憶起伊人的絕代風華。又會勾起那隱隱作痛的心。

夜,雪花依舊紛紛揚揚的飄灑。堆積起回憶的淚語紛紛。落寞的身影已漸漸開始消融。那些遠去的背影,已漸漸開始模糊。只留下紅顏一笑,在心裏惹起深深地惆悵。

那年花落,你我相識於深秋。細雨纏綿,消失了孤單的身影。自此,心裏有了你的影子,記憶有了你的故事。

記得那一季,纏綿的細雨洗去了塵世的浮華,我帶著茫茫的醉意徘徊在雨中,企圖消除對你的思念。微風襲來,我隱約的聞到了你的發香。此刻,只想輕輕地把你籠入懷中,聽你訴說你那悲傷的夢境。

拾起一片荒涼的落葉,把它賦予似水的流年。讓腦海中的思念隨著落葉一起被流水承載,寄向未知的空間。願它滿載著我的期盼,流向深邃的海域,然後永遠沉在大海的深處。

往事的煙雲,成為了你我的永恆。泛黃的曾經,勾勒出淡淡的憂傷,劃過廣闊的天際,成為紛飛的落雪,一絲一絲的打在我真實的臉上。而我卻只能任憑那刺骨的涼意去填滿自己那空洞的心房。

風輕輕吹過,雪花伴著清風飛舞。我伸出溫暖的雙手,試圖抓住那淩亂的思緒。可是卻只有融化的冰水滴落在掌心。我才明白,記憶,真的需要我們去釋懷。

一直以來,我都習慣了如斯的寂寞。那個如花的笑顏早已深深地埋在心底深處,宛如一道未癒合的傷痕,隱隱作痛。

轉身又是一個歲末,北風掠過的容顏一度一度的變得滄桑。年華輕逝,風華散盡。不知不覺中,自己已開始嘲笑年少的幼稚,開始後悔當初的輕狂。開始遺忘那得不到的愛……

回憶,永無止境。就讓淚水灑落出千年的戀歌,遺落在來時的道路。去譜出那散不盡的惆悵。

花謝花開,緣起緣滅。人生一次一次的輪回著。邁過青春的門檻,用朱筆寫下青春裏的故事。

如花美眷,終抵不過似水流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