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音樂天才聖-桑

聖桑也是一位音樂神童,而且堪稱空前絕後:他剛剛兩歲半,就開始學習鋼琴;三歲生日剛過,他就寫出了第一首鋼琴小品; 七歲時,他已經正式從師學習作曲了;十歲的聖-桑,已經開了個正式演奏會,這時的他竟然能夠不看譜就背奏貝多芬的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中的任意一首。他還是一個能夠“一心二用”的人,例如他經常一邊搞配器,一邊同別人閒聊,兩不耽誤。奇怪的是,聖-桑曾去爭取羅馬獎兩次,但兩次都失敗了。他竟然輸給了今天已幾乎被人們全部忘記的一些音樂家們。
  青年時代的聖-桑,其才華得到許多前輩的賞識。柏遼茲稱讚他為“無所不知,缺少的不過是一點點實際經驗”;李斯特聽過聖-桑在管風琴上的即興演奏之後,竟稱他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管風琴家”。不管是否有“言過其實”之嫌,青年聖-桑那超凡的才華是可以肯定的。中年時代的聖-桑,十分支持新人新作。他是當時法國音樂家中推崇瓦格納歌劇的第一人,而穆索爾斯基的《鮑裏斯·戈多諾夫》的總譜,也是聖-桑最先從俄國帶回法國的。可以說,印象主義音樂能產生在法國,聖-桑功不可沒。
  然而有趣的是,晚年的聖-桑變得十分守舊,他對印象主義音樂大加貶斥。有一次,聖-桑聽了德彪西的音詩《牧神午後》之後說:“聽是好聽的,但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音樂。如果它也可以算作音樂, 那麼調色板也可以算作一幅畫了。”聖-桑不僅無法容忍德彪西,對二十世紀先鋒派音樂亦心存偏見。 斯特拉文斯基的舞劇《春之祭》初演之時,特意到場的聖-桑竟立刻勃然而起,拂袖而去。
返回列表